欧洲黑店再开张荷甲第一豪门是不是好生意?

随着巴西边锋安东尼以9,500万欧元的天价加盟曼联,属于阿贾克斯的疯狂一夏正式宣告结束。收入2.16亿,支出1.05亿,转会净收益1.11亿,荷甲豪门又一次“赚麻了”。

虽然素有“球星加工厂”的美誉,阿贾克斯真正在转会市场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还是近几年,从德容到安东尼,“贾府”的最高身价转出纪录被频繁刷新。运营这样一家“黑店”,一定很赚钱吧?

恰好阿贾克斯足球俱乐部公众有限公司(XMAS: AJAX)是阿姆斯特丹泛欧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有全面的财务信息披露,以供我们从商业角度一探荷甲第一豪门的生意经。

历史上有很多俱乐部以“宰人”著称,例如葡超双雄波尔图和本菲卡、法甲里昂等等。自2019年夏天以来,阿贾克斯一跃成为欧洲最大“黑店”,转会总收入高达5.9亿欧元,净收益3.44亿,两项皆为同期 “断层第一”。

一切始于2019年,阿贾克斯时隔22年首次打入欧冠四强,炙手可热的德容和德里赫特分别以8,600万和8,550万欧元的高价投奔巴萨和尤文。18/19赛季也正是现任曼联主帅滕哈格执教贾府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从此开启了球队荷甲四年三冠的辉煌时代。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网数据,从德容、德里赫特,到之后一年售出的齐耶赫、范德贝克,贾府的“出货价”基本与市场价值相符,在普遍溢价的市场环境下尤为可贵。

上赛季阿贾克斯自05/06赛季以来第二次打入欧冠淘汰赛,今夏立马得到反馈,再次从转会市场创收超过1亿欧元。不同于之前的“实诚”,面对急于补强的曼联,贾府展现出“黑店”本色,安东尼溢价近两倍,L-马丁内斯溢价八成,体会到了“宰人”的快乐。

可以看出,阿贾克斯在卖人方面突然 “开窍”,归根结底还是源自欧战成绩的提高,球员在更高的舞台上展示才华,才能吸引五大联赛的买家开出支票。

这个功劳属于教导有方的滕哈格,属于2016年升任CEO的范德萨,也同样属于俱乐部上下的所有员工。

转会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想要维持基本的竞争力,需把出售球员赚取的资金再投入到青年才俊身上。

德里赫特离队,贾府买入L-马丁内斯;安东尼的引进紧随齐耶赫的离去;阿莱投奔多特蒙德,球队又备好了接班的布罗贝,以及代替曼联双星的贝尔温和巴锡。球队的更新换代目前还算顺畅。

然而和其他买家一样,阿贾克斯也要面临球员身价水涨船高的局面,俱乐部球员注册权摊销从16/17赛季的1,800万欧元上涨至20/21赛季的6,100万,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35%,薪资水平也在18/19赛季上了一大个台阶,从前一个赛季5,000万的水平提升到9,000万。

贾府的阵容开支(薪资支出与注册权摊销之和)在20/21赛季达到1.55亿欧元,比17/18赛季整整翻了一倍,虽不及欧洲一线豪门,也已经达到五大联赛(英超以外)中上游水平,在国内更是比老对手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高出至少一倍,以确保其荷甲霸主、欧战劲旅的地位。

支撑这样的消费水平并不容易。来自荷甲的转播收入只有不到2,000万欧元,正常年份的比赛日收入也只有4,000万上下,好在近几年商业收入跨越过6,000万的门槛,再加上欧冠的几千万奖金,才堪堪能够覆盖阵容开支。

但俱乐部的钱并不只是花在阵容上,场外还有大几千万的支出。历史上阿贾克斯的税前利润基本与球员处置收益相符,意味着不考虑出售球员,俱乐部收支刚好打平。而近几年税前利润与球员处置收益的差距逐渐扩大,俱乐部对球员出售的依赖程度日益加深。

出成绩,卖明星球员,再投资到“小妖”身上,阿贾克斯处在良性循环中,可一旦成绩出现长期下滑,整个循环便无以为继。好在贾府身处竞争并不算太激烈的荷甲,有一定容错空间。

作为上市公司,股价说明一切。如果说同为上市公司的曼联和尤文图斯股价之所以长期乏善可陈,是因为一个盈利但没成绩、一个有成绩但不盈利,那么既有成绩、也能盈利的阿贾克斯可否走出上市足球俱乐部的怪圈?

阿贾克斯于1998年上市,上市即巅峰,26.7欧元/股的价格之后24年再未触及。

不过近年俱乐部优秀的运营还是让趴了十多年的股价有了起色,2019年4月贾府青年军在欧冠赛场上高歌猛进之时,俱乐部股价一度达到22.7欧,2019年底前都维持在20欧上下,直到次年疫情到来、荷甲腰斩踩回落到13欧,至今仍高于2018年之前不到10欧的水平。

可以看到,这几年的励精图治推高了俱乐部的市场价值,若在2018年前购买阿贾克斯的股票,不考虑分红的情况下,一年后便可以获得翻倍的收益,一直持有也能保持30%左右的浮盈,回报率虽算不上惊人,至少不会像同期的曼联和尤文股东那样亏钱。

再往后呢?俱乐部的盈利情况取决于欧战成绩和球员出售,没有人能保证贾府年年杀入欧冠淘汰赛,或是卖出亿元超新星,也就意味着没有人能保证利润实现可持续增长,而没有预期增长就没有股价增长,这是资本市场的基本常识。

如今阿贾克斯经营的摊子越铺越大,创造转出球员转会费纪录的同时也在刷新着转入纪录,今夏买入的贝尔温和巴锡名列队史转会费前二,越来越难为投资者提供现金分红。

实际上,过去十年,贾府也仅仅分红过三次而已。指望从球队身上获得稳定现金流的,除了疯子、傻子,就只有格雷泽了。

更何况,阿贾克斯本就是一家半会员制俱乐部,73%的股份由阿贾克斯球迷会把持。当控股股东不以赚钱为目的时,这家公司很难成为好“生意”。

荷兰和近邻德国在足球理念上有诸多相似之处,荷甲在一些方面甚至比德甲限制得更为严格,比如在疫情导致经济危机之前,阿贾克斯是不允许拥有金融负债的。反映到所有权结构上,荷兰足球同样推崇球迷所有制,三大豪门均由各自的球迷会实际控制,他们可以做低买高卖、顺势而为的“黑店”,却永远不会成为曼联那样的“现金牛”。

由球迷控股却身为上市公司的阿贾克斯很“拧巴”,拧巴的又何止是他们呢?整个足坛都充斥着球迷与老板的矛盾,当资本主义公司制度遇上足球的社区公益属性,天生对立的两者很难孕育长久和谐的产物。

作者橘乐, CFA/CICPA,曾就职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国际足球管理公司,运营公众号、播客「橘猫看球」

运营“黑店”?如果不是《博思曼法案》荷甲会往外面送球员?其次,我们卖出去的球员不差,都是有实力的。球员的成功,一靠个人能力,二靠团队体系,三靠高层可靠。时势造英雄,不得势再优秀的球员也不可能踢好。再者,阿贾克斯并不真正自己想给其他球队做嫁衣,秃腾在我贾三年,每年都要争冠,这就是阿贾克斯的目标。我们一直在路上,我们有欧冠臂章和真杯的荣耀,只要踢欧冠,阿贾克斯肯定会尽全力踢,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该做什么事情,阿贾克斯球员和球迷很清楚。说带货直播调侃归调侃,但是别当真,请尊重这支球队。

贾府可算不上黑店吧,也就最近两年卖的比较贵,但也是物有所值,往些年那可是物美价廉的代名词

之前玩fm20开裆本菲卡 每年葡超冠军 十年卖出最少二三十球星每个卖人基本达到两个亿,买来的球员一两个赛季就能提出来 基本都卖给英超,四千万到八千万不等 就是欧冠从没赢过冠军,每次都被英超球队淘汰

什么黑不黑店的俱乐部根据自身条件经营方式不同而已那些靠成绩拿到巨大赞助和分成的豪门才是食物链的顶端,中小俱乐部都被挤压的没空间了,靠培养球员、卖球员赚钱生存,值得尊重。

现在说阿贾克斯是黑店,那是大家没看到阿贾克斯被博斯曼法案坑的时候。最近一次夺得欧冠是95年战胜我毛,然后整个阿贾克斯就被瓜分了,真的是条毛都没留下来。后来20年就没缓过来,只到最近这5年才打到欧冠4强和欧联决赛。要知道阿贾克斯可是欧冠豪门啊!总之,这些是阿贾克斯应得的,虽然我一毛钱都没出。

贾府是想标高价,劝退曼联,谁知财大气粗,外加球员意愿强烈,只能卖了。起码不同于努涅斯的一个亿

股价多少对我贾根本没有意义,因为交易量实在太小。大部分股东都是情怀持有,根本不交易。持股Ajax Vereniging 不是简单的球迷会,是为了持股而存在的Association。有投票权的成员包括球迷代表,员工代表和名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